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20-21)作者:深绿的心动
[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20-21)作者:深绿的心动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436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
 
  温柔地进出着眼前的玉体,虎哥仿佛真正的丈夫一般,卷起新娘一束散乱的 秀发,轻轻绕到了她的耳后,新娘似乎有点困惑,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的熟悉又 陌生男人,只得紧紧闭上了眼,默默承受着,像以往一样祈求着结束。可是,闭 上双眼的新娘却更加清晰地感觉到了那饱胀的温柔。不同于以往狂乱带来的刺激, 今天的巨龙温柔地仿佛小狗,让闭上眼的她比任何一次都更清晰地感受到了它的 形状与姿态……「今天挺乖的。」韵不禁为自己突然出现的想法吓到了,自己这 是怎么了,变的这么奇怪。可巨龙不会管新娘怎么想,它只是履行自己的职责, 缓缓刮磨着那熟悉的折皱,体验它的温软嫩滑……「我能爱抚你的胸部吗?」虎 哥的声音不知何时也渐渐变得温柔。「随你便!」闭着眼睛的韵不知为何有点心 烦意乱。「好的。」得到了许可,新郎便轻轻从两边捧起了双峰,隔着白纱乳罩 轻轻舔舐起来,像是在舔舐美味的雪糕,待得唾液让挺立的樱桃已经完全露出在 丝罩之上,他便将手伸到了新娘身后,将乳罩解下,露出了那美丽山峰的真实模 样。这次,男人没有如同以往一样舔咬揉捏,而是随着下身抽动的频率,慢慢地 吸着,慢慢地揉着,仿佛那是美丽的钻石,需要他小心翼翼的呵护……
 
  不知为何,韵觉得身体越来越热,这与往日那种或刺激或兴奋或渴望的感觉 不同,更像是……发情?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韵在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句, 脸上却渐渐开始发红……
 
  看着床上渐渐动情的韵,我却渐渐明白了,往日下药的目的不但是为了让韵 在和虎哥在做的时候能达到高潮,也在潜移默化中让韵产生了「我的身体每次都 能被这个男人送上高潮」、「我已经不抗拒和这个男人做了」的暗示效果。故而, 在没有用药的今日,虎哥便能让表面上抗拒,但心中已经无意识地放下戒备心理 的新娘感觉到与以往不同的美,那不是长久以来药的刺激,而是美人自己的动情, 再加上以往没有面对过的柔情的虎哥,在双重的刺激下,美人终于体会到了「性 爱」的甜美,那是以前恋爱动情时与老公做才会出现的感觉,而虎哥那与众不同 的阳物和高超的技巧,却让这种感觉与老公的产生了一丝不同……
 
  「韵,我要去了,我想射进去,行吗?」从来都是直接射进去的虎哥竟然开 始询问韵的意见,而慌乱的韵此时飘过的想法竟然是「今天他怎么如此之快?」 
  ,不由得,自己在心里又啐了一口自己。「随你喜欢」,韵闭着眼睛别过了 头。
 
  只见男人将下体深深顶入,然后卵囊收缩,整个人向天长舒一口气。良久, 他缓缓退出,让习惯了每次都先去的美人感到有点不适应……
 
  「韵,你能帮我弄一下吗?」虎哥轻轻拉着新娘戴着白纱手套的的右手,指 着自己瘫软的巨龙慢慢说到。「不,不可以。」新娘有点慌乱,这样主动的事她 可从来没有做过。「最后一次了,你就配合下我行吗?而且戴着手套呢,好不好?」 虎哥可怜的声音让韵异常的不习惯,最后她终于沉默地点了点头……
 
  新娘慢慢伸手,将巨龙握在了手中,一只手勉强能握住,但这样也让巨龙火 热的温度透过薄薄的手套传到了掌心之中,烫的她有点不知所措。看着玉手缓缓 握住了自己的巨龙,虎哥眼里露出了喜意,然后缓缓捧起了一只吊带袜玉足,看 着新娘轻轻道:「可以吗?」新娘别过了头,不说一句话,竟算是默认了…… 
  男人这次双手捧住了一只左足,没有像往日那般大肆侵略,反而像是怕惊扰 了佳人,先轻轻揉了揉脚底,然后轻轻捧起她,缓缓吻了上去。对,就是吻,不 是以往的或吞或舔,而是仿佛朝圣般地吻上了美人的大拇趾。
 
  韵整个人一愣,连手上缓缓撸动的动作也停下了,双颊渐渐出现一丝红晕, 这样的行为给了她一种仿佛这个男人已经被她征服的感觉,让她有了一种莫名的 奇异满足感。红着脸顿了一下,新娘继续开始撸动着男人的阳物,这次,为了不 在想那些奇怪想法,她将注意力全放在了手上的动作上,于是,那越来越火热粗 壮的阳物让她渐渐心跳加快,当阳物已经坚硬如铁,她的小手却已经不能完全握 住,第一次如此直观的感受着这粗大的坚挺,第一次如此清晰地认知它的雄伟, 想到待会儿可能它还要再次进入自己的身体,美人竟然有点口干舌燥,还下意识 的咽了一口口水……
 
  一边吻着美足,一边感受着那柔软的小手的服务,虎哥敏锐地感觉到了美人 的变化,不由的暗暗一笑,然后说道:「韵,委屈你了,我已经好了。」「没, 没事。」美人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配合虎哥用客气的语气说话了,只是在 心里祈求着男人快一点,似是想快点结束今天这个略显暧昧的夜晚,又或是在希 望着另外的什么……
 
  男人再次提枪上马,将巨龙缓缓送入美人花谷:「韵,你真好,我弄的你舒 服吗,这速度你满意吗?」这次虎哥「一如既往」地用这样的话来调戏身下的美 人,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他的语气少了一些调侃,多了一丝关怀与温柔, 让美人有点不知如何应对,竟真的开始感受他粗大的火热,忽的联想到刚才手上 感觉到的巨物,不由得有些心慌。
 
  「你又说这些作甚,哪怕你再怎么花言巧语,我也不会对你动心,你就死了 这条心吧。」「我只是想给你一个美妙的新婚夜晚,以前我确实只是和你玩玩, 可是这一年,虽然见得不多,但你的善良和温柔已经深深的打动了我,我的粗鲁 只是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我害怕失去你,只能用尽全力让你快乐, 今天已经是最后了,我想让你做一次我真正的新娘,就在这最后的晚上!」虎哥 深情的「表白」在我看来全是鬼话连篇,换做以前的韵也不会相信,甚至今天晚 上之前的韵也决计不会相信,可是,今晚完全落入虎哥节奏的韵竟然没有反驳, 闭着眼睛沉默了……
 
               (二十一)
 
  知道眼前的新娘已经真正默认做「新娘子」,虎哥欣喜若狂之下却没有表现 出来,而是轻轻吻了一下新娘的额头,说道:「韵,你真好。」然后用双手将韵 的双手压在她的两旁,十指相扣,并以此为支点,缓缓抽插起来,每次都是尽根 而没……
 
  这恋人般的姿势让韵有了一点羞人的感觉,她却没有一点抵抗,反而想着 「反正是最后一次了」,开始第一次仔细感受着男人的给予的欢愉,那巨大的阳 物慢进慢出,进入时无比饱胀舒服,抽出时则仿佛空虚一般,让两次接近巅峰的 她有点隐隐的不满,竟有点莫名的怀念它以前的「粗暴」。
 
  就这样,新娘在这样的刺激下慢慢呼吸加重,双手也不禁紧紧握住了男人的 双手,十指相扣得竟是那么紧……新郎却在这时缓缓退出,说:「韵,我们换个 地方吧。」新娘睁开有些迷离的双眼,似还没有回过神来,便在一声惊呼中被男 人一个公主抱,抱了起来……
 
  画面一阵晃动,其他的画面里都没有了两人的身影,只有那晃动的DV画面 里映出了男人长满腿毛的大腿……
 
  突然,画面被固定住,这应该是一张桌子上,而画面上正是一个别墅的落地 阳台,没有灯光但天上的月亮却发出了清冷的亮光,阳台边上是一排低低的大理 石护栏,外面,则是一个巨大的露天私人游泳池,池面倒映着一个巨大的月亮, 又为这副画面增添了一些光亮。而男人正将女人放在地上,而冰凉的地板似乎让 女人吓了一跳,然后,在我绝望的眼神中,新娘竟然自然而然地将一只修长的玉 腿踏在护栏上,脚掌的白袜踩着护栏中央,而男人也走到新娘身后,让新娘的身 体靠在他怀里,双手从后面伸到美人胸前固定住双峰,然后待新娘反手抓住了他 的双臂,就这样插了进去……
 
  新娘似乎觉得有点刺激,竟然很快就流出了淫荡的体液,然后两人的下体也 渐渐「啪啪」声和「噗滋」交织,男人开始加速了,两人的喘息声渐渐加快,男 人把头放在新娘耳旁,说了什么,新娘却摇了摇头,他却继续说了什么,最后, 在犹豫中,韵终于缓缓闭着眼偏过了头,而男人也慢慢含住了那美丽的樱唇,那 蠕动的脸颊却说明两人绝不是单纯的的嘴对嘴,显然,两人开始湿吻起来……吻 闭,新郎说道:「韵,今晚你是我的新娘,我叫你老婆好吗?」「……」「老婆, 你真好,我爱你!」「……」,韵到最后也只有沉默……
 
  待得两人越来越接近至高点,虎哥似乎情难自禁:「老婆,我爱你,你爱我 吗?」韵不说话,虎哥仍不死心:「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你不能说谎欺骗一下 我吗,哪怕是谎言,我也死而无憾了。算了,我不忍心逼你,那你告诉我,老公 弄的你舒服吗?」这个问题让韵沉默良久,最后她还是无耐道:「舒服……」 
  「我也很舒服,那你告诉我是我的舒服还是上次那个振动棒舒服?」「都一 样,你们都没用区别!」韵有些生气,这流氓老是逼自己说这些话,难道觉得他 很厉害,他也不过是一根大点的振动棒而已!这样想着,她到觉得心中舒坦了许 多。
 
  男人似乎被噎着了,可谁也没看到他眼中的狡黠,他继续温柔地说道:「叫 我老公,好吗?」「不!」意料之内的拒绝。「今天晚上你演的是新娘,就应该 叫我老公的,不是吗?」「不要想了!」这一点韵似乎不肯松口。男人不再说话, 只是继续抽插着,不时享受一番美人那嫩滑的小嘴……
 
  渐渐的,新娘的身体开始变得火热,蜜口开始抽搐,火热的喘息也渐渐加重, 眼看就要到达顶峰,男人却抽了出来:「叫老公!」仿佛孩子般赌气的语气,新 娘却只是颤抖着沉默;过一会儿,男人又开始抽插,待得她又要高潮,复又抽出: 「叫老公!」,她依旧沉默,如此反复,待的第四次,她终于无法忍受,转头怒 道:「你不要得寸进尺!」然而对上那双坚定的「赌气」的双眼,她终于还是沉 默了,转过头,低低地叫道:「老……」「什么,我没听清?」「老公!!」似 是为了让后面的男人听清,又或是为了发泄内心的怒气,她突然大声的喊出了这 声「老公」,在阳台上、在水池上、在我的心里久久地回响……
 
  「老婆,你真好,我爱你。」虎哥似乎很喜欢说这句话,他天天翻来覆去的 这句话,是否也长久的刻在韵的内心呢……「老婆,叫我。」「老公!」「嗯, 老婆,老公让你舒服吗?」「舒……舒服。」经历了最初的挣扎,韵的「角色」 越来越入戏,那是她的演技投入,还是说,我,才是那个戏子……
 
  眼看两人都要到达巅峰,虎哥突然停下说道:「老婆,你说我的宝贝和振动 棒没有区别,那么,在以前你该不会把我当成是振动棒在用吧?」「你在我眼中 就是振动棒。」韵喘着粗气,却仿佛有些得意,终于把这个男人羞辱了一次,你 喜欢我,我却把你当作振动棒。「哦。」虎哥开始抽插,似是有些伤感,「那以 后我们的关系结束了,你也会去用振动棒的吧。」「……」「既然这样,为何我 们不把对方当作振动棒和飞机杯呢,如果想了,就把对方约出来一起做一次,只 要不投入感情,那和振动棒就没啥区别对吧。」虎哥的抽插渐渐放缓,声音渐渐 放低,仿若恶魔的耳语。
 
  「……」「老婆?」良久的沉默不由得使虎哥感到一丝压抑,于是小心地试 探着道。「我说你今晚怎么这么反常,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韵带着喘息的声 音忽的带上了一丝清冷,让虎哥心头一跳,然后,就是良久的沉默。虎哥把心一 横,突然间开始了快速的抽插,被吓了一跳的美人妻不由得反手抓住了他有力的 臂膀,待得美人高潮再临,他却停下了,只留了龙头在里面……
 
  「韵,刚才的回答呢?」他没有在叫「老婆」,这时再叫这个已经不合适了。 
  韵仿佛早有预料,只是呆呆的沉默,然后看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最后, 仿佛认命一般,叹了一口气,低下头看着护栏……
 
              (未完待续)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5-28更新.
    Processed in: 0.0156 second(s), 8 queries 1.68 mb Mem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