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公投破坏国际互信基础开讲无疆界

时间:2019-08-05 作者:

 

总是盘踞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 HDI)前三名的国家冰岛在二0一0年三月六日举办了让非民主国家最羡慕的「公民投票」。在冰岛,不论是国家政治制度或社会环境,都是许多人嚮往居住的地方,然而这次公投的议题与结果或许让世界许多角落相当失望,也或许潜在地撼动了国际金融体系的稳定。

 

冰岛这次公投题目为是否要同意政府保证在偿还「存款者与投资人保障基金」(Depositors' and Investors' Guarantee Fund)所积欠的债务中,对英国与荷兰所协调出的偿债条件。这保障基金是冰岛政府所通过设立的,目的在于对冰岛银行提供偿债的担保。然而在金融风暴中,倒闭的冰岛银行所积欠的债务,超过了保障基金所能担负的金额,使得外国投资人与存户无法取回在冰岛银行的投资与资产。

 

其中一间崩溃的冰岛银行Landsbanki在英国与荷兰发行的金融商品「Icesave」让40万名客户受到损失,最后被欠下的债务先由两国政府自行吸收,但是他们要求冰岛政府必须在事后偿还两国政府。在这个背景下,冰岛政府承诺将分期偿还英、荷政府,不希望债务问题影响国家的信誉。但此举在冰岛内部引起相当大的反弹,议题也被政治人物操作成是「替私人银行还债」而不是「偿还英国与荷兰政府先垫付的担保基金」。最终公投的结果是在62.7%的投票率中,93.18%的人投下反对票,也就是冰岛人不讚成政府花人民纳税钱去偿还英、荷政府代垫的银行保险费用。

 

冰岛的公投结果对于国际社会间的信任感将造成冲击。根据美国Stanford 大学Michael Tomz教授在「信誉与国际合作:三百年来的主权债务」(Reputation and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Sovereign Debt across Three Centuries)书中对三百年来欧洲国家的债务研究中发现,一个国家偿债的信誉会累积成为国家的信誉,国际市场中的投资人会随着该国的历史信用记录以及政权的性质,而对该国家偿债能力与意愿的信誉做出调整,若信誉提升,该国能够从国际金融市场中得到比较优惠的条件,反之,自国际市场借贷的成本将提高。在冰岛的开始显示出不太愿意偿还债务后,国际债信公司已经调降其评等,这也代表冰岛的个人、公司、政府将以更高的成本自国际市场借款,这对国家经济发展相当不利。

 

国家内的个人若欠钱,可以透过强制性的法治制度迫使债务人还钱,但是国际社会中并没有一个超越国家的机制可以强制地迫使欠下债务的国家偿债。在二十世纪前,西方社会常用「船舰外交」(Gunboat Diplomacy)的方式,用军事力量讨债,这或许具有强制性的作用。到了二十世纪后,武力行为已经不被视为是正义之举,因此让国际市场中的投资人与各国政府或个人之间的关係变的脆弱,这时国家偿债的承诺与过去的表现更加显得重要,也就是国家信誉成为维持国际金融体系稳定的重要条件,国家偿债的信誉也成为维繫国际金融交易顺进行的重要基础。

 

冰岛一向给人一种国际中模範国家的形象,因此其金融组织在世界中容易获得信任,能够容易吸引国际投资人的信赖,但这种容易取得资金的状况也容易造成所谓的「道德风险」(Moral Harzard),让冰岛金融业不觉得失去投资人信任的风险是存在的,因此在对这些金融资产的操作上更加肆无忌惮,一旦金融风暴发生,那些泡沫资产,被瞬间搓破。

 

若这次冰岛的偿债问题最终得到国际社会的谅解与援助,可能将引起其他国家的倣傚,认为若国家没钱偿债也没关係,将国际金融市场的承诺视为具文也无妨,这对国际社会中,各国间的信任与合作非常不利,根据Tomz教授的研究,这也会降低国家的信誉,而推升借款利率,这将提高国家间经贸来往的成本,不免地对世界经济发展造成冲击。

 

或许冰岛人民在这场公投战役中赢得了胜利,看紧了个人的荷包,但却让国际金融市场对先进国家、民主国家、这些世界中的模範生国家产生或多或少的信任危机。若连冰岛都不能信任了,国际投资人还敢相信谁呢?

 

围观: 114次 |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