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藉陆客团提升观光产业身手

时间:2019-12-03 作者:

 

中国时报19日社论指出,「日月潭真是太美了!」这是安利中国营销菁英首发团的惊叹!从地方首长纷纷亲自接待,到安利团大手笔的採购实力,以及对台湾人文景物讚不绝口的高度喜爱,这个被认为是「顶级豪华旅游团」的陆客观光团正不断创造惊奇;有人奉为是财神爷,但是也有人心里酸酸的,对「靠陆客救观光、救台湾经济」的期待不以为然,甚至有民意代表呛声「有钱有什幺了不起」!作为陆客观光指标的安利团,显然已牵动了经济理性之外的敏感神经。 

 複杂幽微的情结,两岸都有。陆客对旅游台湾的引颈期待,其中有多少所谓的家国情怀,是让人好奇的,而如此情感上的投射,的确也让一些台湾人「难以消受」,因而对大陆团甚至于他们的购买力产生了排斥;现实上,仅在花莲一地消费就超过一二○万元的消费能力,让安利团所到之处都大受欢迎,但却也有人并不领情,认为大量陆客来台会拉低台湾整体观光水平,潜在的担忧则是大陆的人海战术将使得台湾观光产业有过度向中国大陆倾斜的危险;台湾全靠大陆赏饭吃,这不但是很多台湾人受不了的心理障碍,实际上来说,也不是台湾发展的健康之途,因而在「安利模式」的背后,的确存在着值得深思的课题。 

 在对大陆团的无限想像中,观光产业似乎有机会成为台湾经济突破低迷窘境的「首发产业」。大陆官方对陆客游台的开放、陆客对台湾的好奇嚮往、台湾对陆客有如大旱望云霓的心情,都将使得台湾整个观光产业,以至于台湾的街景风情,出现巨大的改变。台湾人恐怕要逐渐习惯眼目所见愈来愈多的大陆观光客,要习惯很多地方为迎合陆客所做的调整与改变。当大陆观光客不再是「稀客」时,台湾人要用什幺样的心情来面对呢?我们不可能一方面嫌恶、轻视乃至敌视陆客,另一方面又勉强自己堆起笑容,想要赚他们的钱。发自内心的亲切与善意是服务业最重要的特质,面对陆客,我们也应该有这样的心态与态度。 

 或许有陆客大剌剌地炫耀财富,让人感觉不舒服,但任何国家的任何旅游团都可能出现这样的客人,我们自己可以选择以不卑不亢的态度应对,不需要动辄上纲到族群意识、国家尊严,更不需要因此自贬自怜;事实是,的确有很多商家欢迎也需要陆客的消费,而陆客愿意在台湾花多少钱,很大一部分要看台湾业者的实力与努力;消费就是一种肯定,我们实在不必看轻自己,老觉得别人是在施捨。 

 与其说陆客是台湾观光产业或者台湾经济的「救星」,不如说,大陆观光客是给台湾观光产业以及广义的服务业「锻鍊身手」的机会。大量陆客帮助我们检视自己的观光能量,包括饭店、旅游设施的质量水準到不到位,交通运输的便捷性程度,以至于服务精神、服务态度的良窳等等,都可以藉着服务陆客不断操练,不断进步,往更好、让人更喜爱的完美道路前进。 

 如果少了陆客,或许很多台湾观光业者也没有能力可以进行种种设施与服务的提升,所以不论陆客是用什幺样的心情来旅游台湾,对台湾来说,都是提升自己观光产业「硬实力」与「软实力」的机会;换言之,观光产业所做的种种努力,不必以服务陆客为限,而是为台湾观光业能广开客源做準备,为的是能够把台湾的好山好水好人情,推销给世界各地更多人,让人们愿意把台湾列为观光休憩的选择,让台湾这个宝岛真的能够成为世界级的宝岛。 

 我们不必因为见识到安利的手笔,就期望未来的陆客都是这样的规模;老实说,安利团只是陆客首发团,其成员未必能够完全反应未来的陆客结构。随着两岸观光交流的愈来愈频繁,彼此间的了解与互信会慢慢加强,可以预期的是,来台陆客的构成也会愈来愈多元,不可能永远都是豪气的「大腕团」,需求不同的「平民团」、「一般团」,也会陆续出现,因此,台湾观光业者或者说整个台湾,都需要思考如何提供不同的商品组合,以满足消费者多样化的需求;当然,所谓的消费者,也不单单是指陆客,台湾观光服务业应该要有吸引全世界观光客的旺盛企图心与广大胸怀。

 

围观: 887次 |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