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周年感言

时间:2020-01-08 作者:

 

今年是中国人纪念最多大事的周年。上月是五四运动100周年;明天是六四事件30周年;10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在今年纪念五四运动的讲话中,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当年倡导的民主(德先生)和科学(赛先生)没有论述,只是强调五四运动的核心是爱国。我相信,10月1日的国庆会展现国家摆脱百年贫困耻辱,再度成为世界强国的气势。至于六四,虽然过去了30年,所有相关词彙依然不能出现在大陆的言文和网络上。

当年,有香港人亲身到北京支持学运。网络照片

1989年,香港百万人大游行,支持天安门的学生。网络照片

与身处在澳门和台湾的中国人不同,当年香港人无分阶级和政治立场,全面投入支持学生争取民主,抗议贪腐的抗议浪潮。现今位高权重、不提六四的达官贵人,当年曾经对中央政府的武力镇压声泪俱下,口诛笔伐。纵然时光消逝,不少当年在电视机前目睹坦克车「平乱」的港人,总会在六四期间勾起悲伤的回忆。这是每年悼念六四烛光晚会持续有多人参与的原因。大部分出席的人士,其实对平反六四的诉求没有激情,只是利用这个机会悼念当年无辜死去的善良学生、百姓,以及提醒自己做人不要埋没人性应有的良知、和对是非对错的分辨。

今年六四,遇上政府修改《逃犯条例》,打开分隔两地司法的大门。两件事加起来,对不少港人是百般滋味在心头。当年港人支持争取民主的内地学生,是怀着国家若是民主、进步,香港回归后,明天会更好的愿望。结果,六四以血淋淋的悲剧收场,更令中央收紧《基本法》对香港民主发展的规定。后来,中国坚持改革开放,令港人重燃希望,不少移民外国的港人也与下一代搬回来生活、工作。不过近几年政治气候又变得严峻。今届政府竟然借一宗台湾个案去修改《逃犯条例》,容许移交港人返内地受审。这个不理民意反对,也无视欧、美、加拿大等国的疑虑的举措,是回归后对一国两制最无情的冲击。

去年的维园烛光晚会。美联社

每年港人悼念六四是对内地民主无望的慨叹。今年可能多了重愁思:修改《逃犯条例》通过后,跟着是23条立法,然后在危害国家安全的大帽子下,要求平反六四会否成为可以引渡到内地受审的罪行?看到今届政府的爱国表现,港人不宜掉以轻心。  

文原刊 am730,获作者授权转载

 

围观: 910次 |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