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杰:曾伟雄,你应该怕香港人到了超越白色恐怖的时刻

时间:2020-01-03 作者:

 

佟杰:曾伟雄,你应该怕香港人到了超越白色恐怖的时刻

自警方清场行动当日抄下909人身份证日开始,接连数天,警方在不同地点追击市民均以「抄身份证」为主要执法道具。前一两天,旺角警方包围「鸠呜团」的行动中,离开封锁区的路人需要登记离开,有警员更拿着摄录机拍下路人样貌,显示了「行街要登记」的决心。

先要讚一讚警方连路人花名也要查考,略施白色恐怖(White Terror),初步来说,会很有效。从我几位在现场曾被抄牌的朋友的心理变化可感受到,年轻人怕被捕的心理显而易见;一来相关刑事罪行并无追溯期限,随时影响个人出入境,最怕是有一天当你晚上在温习CFA考试的时候,警方突然掩至拘捕,「废青」路断。

内地近年大举推行的实名制,也是白色恐怖的一种,如今香港「行街实名制」,性质与此相去不远,不过,笔者实在担心,内地跟香港眼见的White Terror有着根本性的分别,警方今次的White Terror实在难以持久,原因如下:

一:相比中共、俄国「白军」,你们也是太礼貌了。

二:流动行街、报佳音,本身没有违法,报佳音更是《公安条例》下豁免规管的。

三:你们不能打头,不能开枪。

四:部份追求真普选者,有无畏无惧四个字挂在心口。

五:你们只有日本水果支援,没有任何反对行街的支援,因为支援者也在行街。

六:你们已没有清场时的「法律光环」。

我相信,部份年轻人会怕被抄下身份证,影响前途。但曾伟雄,你有没有想到,今天你每抄下一张身份证,有可能成为了每一位年轻人豁出去的根本原因。当大家都看穿了上述6点,也被实名了,你觉得,错就只错在太年轻的年轻人,还会怕白色恐怖吗?

除非你可以开枪,你可以打头,你可以非法软禁,否则,曾伟雄,你是应该要怕香港人到了能够超越白色恐怖的时刻。

 

围观: 238次 | 责任编辑: